设为首页收藏本站

逝言 Runword

 找回密码
 入驻逝言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『新生报道点这里——乖』『《逝言》杂志投稿详情』『《逝言》杂志第十七期』『《逝言》杂志第十八期』
查看: 5781|回复: 32

[【原创】] 【长篇小说】《寒婵凄切》上卷完结 [复制链接]

Rank: 6Rank: 6
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    郁闷
    2011-11-14 12:48:03
  • 签到天数: 13 天

    [LV.3]偶尔看看II

    鲜花
    121 朵
    在线时间
    44 小时
    注册时间
    2009-10-22
    最后登录
    2012-6-5
    文采
    114 点
    逝言币
    1557 两
    帖子
    113
    精华
    2
    威望
    1246 点
    UID
    655
    发表于 2009-10-29 21:24:37 |显示全部楼层
    本帖最后由 以何 于 2011-10-20 00:22 编辑

    寒婵凄切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



    燕子楼空,佳人何在?空锁楼中燕。
    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——苏轼《永遇乐》


    楔子

    “婵儿,你不能嫁给这个男人!”白衣男子拉起一袭红衣的新娘,要马上带她逃离这场婚礼。
    只见红衣女子一脸漠然,“我不认识你,请不要破坏我的婚礼。”

    男人一愣,“你怎么能说不认识我,是不是被这个男人逼得,我杀了他。”

    只是,男人的剑还未出鞘,胸口就一阵刺痛。

    那个女子正对他淡淡地微笑,“我真不认识你,如果你要动他,那就先对不起了。”

    会场里,另一张冰冷的笑脸在躁动的人群中若隐若现。

    破晓清风,微雨弄晴。

    男人无力地靠在一棵刚发新芽的柳树上,胸口上的鲜血随着雨水的侵染,似在雪白的锦袍上开出了一朵牡丹,妖艳而诡异。

    男子以为自己终于等来了春天,却被一柄比寒冬还冷的剑刺中。

    最痛的不是滴血的胸口,而是她那句,我不认识你!

    男子苦笑,一个冬天,就能让整个世界颠倒,往日的情意竟让她撇得如此干净。

    现在为了别的男人,真的毫不留情地给了他一刀。

    算你狠!

    既然注定我们这辈子要相互折磨,那就折磨好了,我凌子寒奉陪到底。


    【一 】燕子楼

    花下重门,柳边深巷,有一燕子楼。

    开张不到一年,已成为幻都风靡一时的娱乐之地。这可不是妓院,而是一间乐坊,乐坊与妓院不同,乐师是卖艺不卖身的。并且,乐坊里还有男乐师。在炅朝,林立在幻都的乐坊有百十来家,它们一般都临水而建,乐坊周边,柳烟萦绕,带着几分朦胧旖旎之感,这时候,配上点古乐,往往让人沉溺其中,流连忘返。燕子楼当然也是其中之一,它就立在柳花巷的尽头,临稚水而建,因燕子楼主独爱栀子花,故乐坊的庭院里种满了栀子树,也不知是什么品种,竟然四季开花,芳香四溢。

    朱廉半卷,单衣初试,燕子楼的栀婵轩里传来女子的轻柔软语,“莺儿,几时了,萧绮乐师到了吗?”

    “主人,申时了,萧大乐师已经等候多时了。”此时太阳已偏西,一身穿鹅黄色宫装的侍女款步轻移,拨开翠帘,穿过屏风,静静地立在梳妆台前的的女子身边。梳妆女子就是栀婵,燕子楼楼主,善古琴。

    在燕子楼的清音阁里,端坐着一青衣男子,他五官清秀,眉如远山,目若秋水,唇薄而棱角分明,肤白而明晰光洁。青色锦衣的袖口上镶着银白色的花纹,腰间配上淡紫色的腰带,漆黑如缎的发丝凌乱地散在脑后,凭添了几分随意美。他就是闻名京都的大乐师萧绮,谱的词曲被京都各大乐坊广为传唱,精通各门乐器,玉箫尤佳。

    萧绮个性孤傲,以前京都各大名坊重金邀请他入驻乐坊,他都婉言谢绝,奇怪的是半年前他竟主动请求做燕子楼的乐师。栀婵当然顺水推舟,请他当燕子楼的主乐师。

    萧绮面前的茶几上,摆放着绿茗居的贡眉茶,茶香缭绕。他时而手指轻扬,时而闭目沉思,直到一阵熟悉的清香传来,他才缓缓地睁开双眼。

    只见进来女子,袭一身白色宫缎素雪裙,墨玉般的青丝用一支白玉簪简单的绾起,淡扫蛾眉薄粉敷面,乌珠顾盼,嘴角轻扬,淡雅而不失灵气。莺儿紧跟其后,手里抱着栀婵的古琴涧素。

    “萧公子,久候了,秋后贪睡,见谅。”栀婵莞尔道,欠身席坐在男子对面的榻上,涧素也被随即放在几上。

    “哪里,从来难觅是知音,能和栀婵姑娘一起探讨音律是在下的荣幸。一曲《梨花雨》,足以让在下追随终身。”

    “奴家如何敢当,是公子抬举。上次公子给我的乐稿,看过果然觉得有几分异样的萧瑟,不愧出自萧公子手笔。不过为转音和谐,有几处我稍作修改,弹来让公子听听?”

    萧绮呷了一口贡眉,嘴角勾出一个完美的弧度,道,洗耳恭听。

    修长的玉指开始在古琴上轻轻抚过,优雅大方。伴随着古琴,哀婉又略带萧瑟的琴声缓缓流出,音色犹如一汪秋水,清清泠泠...而后又似夏夜湖面上的一阵清风,死水微澜……微薄的抚慰只会让伤口更疼痛……

    “好曲,好曲!”几句轻快的话语打破了琴音结束后的沉寂,弹者心犹静,听者悲已生。说话的是一位身着绛紫色长裙的女子,只见她螓首蛾眉,巧笑倩兮,美目盼兮,长裙下摆处绣上的几支兰花开得异常明艳。她就是燕子楼的笛师许汀兰,栀婵的师妹。

    “师姐,好是好,就是太悲了,连我这向来豁达之人都抵不住其中的萧索,心里发紧的很。”她在栀婵身边坐下,接着转向萧绮,“萧公子也是,明知师姐是心细如丝之人,一曲《梨花雨》就让她伤感数日,现在这曲,更是悲中添苦,你让她如何消解。”

    萧绮起身,未说一语,走至门口,道,栀婵姑娘真乃音律奇才,能把悲情弹奏的如此波澜不惊,而听者之心犹如针毡所刺,修改的地方,转韵自然,尤为让在下惊叹。不过正如汀兰姑娘所言,这种悲极之曲姑娘还是少弹为好,在下也再不敢为姑娘写这样的曲子了。

    栀婵也缓缓起身,信步行礼道,“公子且留步,劳烦公子为此曲赐名。”

    “一弦清一心,就叫《清弦怨》如何?”

    “此名甚好,恭送公子。”

    萧绮走后,许汀兰随手拿起涧素边上的乐稿,对栀婵道,“师姐,萧乐师的曲子作的越发好了。不过除了姐姐,想必这世上也没第二人能弹尽这其中的精妙了。”

    “兰儿,你觉得把这支曲献给钱相爷如何?”只见栀兰玉指轻抬,凄清的琴声再次缓缓传出。

    “师姐,你打算提前动手?师傅说了,目前时机尚未成熟。”

    “兰儿,我自有分寸。”


    【二】绿茗居

    玄谈兼藻思,绿茗代榴花。幻都西北角,有一茶楼,即叫绿茗居。

    炅朝人嗜饮,非饮酒,乃饮茶。绿茗居的茶叶,从采摘到成品,都是统一作业,质优物美,所以甚是为幻都人青睐。不论是显赫官宦之第,还是寻常百姓之家,柜子里总会存有绿茗居的茶叶。虽品味档次不同,却品出各自的甘甜,寻获各自的宁静。乐坊以唱词弹曲为业,茶水是必备之物,首选当然是绿茗居的茶叶。燕子楼主栀婵,尤爱绿茗居的贡眉茶,这是白茶的一种,加工时不炒不揉,只将细嫩、叶背满茸毛的茶叶晒干或用文火烘干,使白色茸毛完整地保留下来,茶色清明,香气宜人。

    不是亲眼所见,很难相信茶楼的主人会如此年轻。

    绿茗居的主人叫凌子寒,一个冷如其名的男子。

    绿茗居分三层,一楼专卖茶叶,二楼专管茶饮,三楼才是茶楼主人的居所。在茶楼主人的房间里,香茗四溢,阵势摆开,两个男子正在对弈。只见小小纹枰之地,你布局,我征战,他防守,他因伐而失,他因弃而获。白子平淡落定,青衣男子缓缓起身,“凌兄,我又输了,看来这棋艺我是远不如你啊!”

    “萧兄何必如此自谦,你是音律奇才,我对音律可是一窍不通。”凌子寒也顺势站起来,走向窗台,将窗户用木撑支起,夕阳的余晖静静地斜射进来,将他的一袭白衫染成了橘色,他默默地立在那儿,似乎在思索着什么。

    萧绮望着他这位挚友的侧影,如黛般的青丝被一条黑缎随意束着,睫毛如扇,卷而翘长,眉目如画,英秀而坚毅,鼻挺如塑,平添几分性感。腰间挂着一把清霜剑,更显出几分凛然。

    看着在夕阳中渐渐变得柔和的侧脸,萧绮忽然想起八年前的凌子寒。那是一个下着雪的夜晚,喝得烂醉的子寒找到他的住处,发丝凌乱,微薄的嘴唇冻得发紫,子寒握着他的手说:“只要几天,她只要能再等我几天就可以了。可是,她为什么等不了,为什么?”

    “凌兄,这是香茗姑娘自己的选择,凌兄应随缘宽心为好。”那时候,萧绮对香茗进宫为妃已略有耳闻,只是可惜了当初的一对璧人。想那时,凌子寒刚满二十,正处青春年少,什么烦扰不能被如水的时光洗净?可是事实恰相反,他后来竟循着香茗的脚印,苦学茶道,开起茶楼来。

    他说,我和香茗曾说好,要一起开茶楼的。

    这茶楼一开,就是十年,他也就这样陪他下了十年棋。转眼一想,那个雪夜仿佛就是昨晚的事。呵,时间的力量啊!可是,弈棋尽可消闲,似难借以行乐。

    不过最近,似乎有了某些隐秘的转变。

    “凌兄,今晚是否还去燕子楼听曲?”萧绮也走进如橘的夕阳了。

    当然,萧兄的曲子还是要捧场的。”

    “我可不是这个月才开始作曲,以前怎么没见你这么赏脸过?只怕是,醉翁之意不在酒吧。”萧绮怪笑着,想着一个月前为了
    让子寒散散心,他是如何生拉硬拽地把他带到燕子楼,真不像两个大男人该干的事。

    只是这一去,他凌子寒就没想过再停下来过。

    “这次我为你引见栀婵姑娘吧,真不忍心看你再默默观望下去。”即使萧绮也很欣赏栀婵姑娘,但他知道只能是欣赏,因为通过一年来的合作,他知道栀婵对她并无爱意,他们只是知音。但她崇拜爱慕这样的奇女子,洞悉底蕴,明察事理,他愿终身追随,并愿她幸福。并且挚友难得走出过去的阴影,愿意去认识另一个人,甚至经营另一段感情。

    “多谢萧兄,不过这次我打算亲自会一会这位燕子楼主。”依旧是以往那种淡漠的口吻,不过嘴角那一抹浅笑,倒是让晚秋的风柔和了不少。

    “凌兄,我不明白,这些年你遇见的有才有貌的女子并不少,为何单对栀婵姑娘一见倾心?”

    只见凌子寒沉吟良久,修长的手指轻滑过自己高挺的鼻梁,道,幽香。
    不是因为寂寞而写字,是因为写字而寂寞。

    Rank: 6Rank: 6

    该用户从未签到

    鲜花
    79 朵
    在线时间
    40 小时
    注册时间
    2009-10-20
    最后登录
    2010-4-3
    文采
    98 点
    逝言币
    927 两
    帖子
    74
    精华
    1
    威望
    844 点
    UID
    646
    发表于 2009-10-29 22:17:53 |显示全部楼层
    顶!!!!真的很厉害!呵呵,佩服呀
    不要问我为什么去那里,我只带着空空的双手和孤寂的心.........

    使用道具 举报

    该用户从未签到

    鲜花
    35 朵
    在线时间
    3 小时
    注册时间
    2009-10-29
    最后登录
    2011-3-7
    文采
    33 点
    逝言币
    402 两
    帖子
    25
    精华
    1
    威望
    358 点
    UID
    678
    发表于 2009-10-29 22:19:53 |显示全部楼层
    顶!!!!!!

    使用道具 举报

    Rank: 6Rank: 6
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    郁闷
    2011-11-14 12:48:03
  • 签到天数: 13 天

    [LV.3]偶尔看看II

    鲜花
    121 朵
    在线时间
    44 小时
    注册时间
    2009-10-22
    最后登录
    2012-6-5
    文采
    114 点
    逝言币
    1557 两
    帖子
    113
    精华
    2
    威望
    1246 点
    UID
    655
    发表于 2009-10-29 22:31:01 |显示全部楼层
    2# 领舞

    过奖,请继续关注后面的故事哈~~~
    不是因为寂寞而写字,是因为写字而寂寞。

    使用道具 举报

    Rank: 7Rank: 7Rank: 7
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
    2012-1-23 13:06:52
  • 签到天数: 76 天

    [LV.6]常住居民II

    鲜花
    1207 朵
    在线时间
    235 小时
    注册时间
    2009-8-13
    最后登录
    2012-10-16
    文采
    1195 点
    逝言币
    3465 两
    帖子
    1186
    精华
    2
    威望
    1609 点
    UID
    506
    发表于 2009-10-30 09:35:46 |显示全部楼层
    很难相信茶楼的主人是一个二十七八岁的男子,他叫凌子寒。
    这句有点点不通昂,小小改下感觉更好~

    萧绮面前的茶几上,摆放着绿茗居的贡眉茶,茶香缭绕。
    嘻嘻,明着暗着俩人都有联系啊!燕子楼有绿茗居的茶叶~

    但他崇拜爱慕这样的奇女子,洞悉底蕴,明察事理,他愿终身追随,并愿她幸福。
    哎哎哎,多好的人呐。。。

    楼主人物描写的很细致,可见是花了心思的,继续加油昂~   O(∩_∩)O~

    撒花,欢迎以何!~
    我想你,但是不想见你。

    使用道具 举报

    Rank: 6Rank: 6
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    郁闷
    2011-11-14 12:48:03
  • 签到天数: 13 天

    [LV.3]偶尔看看II

    鲜花
    121 朵
    在线时间
    44 小时
    注册时间
    2009-10-22
    最后登录
    2012-6-5
    文采
    114 点
    逝言币
    1557 两
    帖子
    113
    精华
    2
    威望
    1246 点
    UID
    655
    发表于 2009-10-30 21:20:41 |显示全部楼层
    5# 茗湘


    恩啊,建议吸收了,继续加油~~~~~
    不是因为寂寞而写字,是因为写字而寂寞。

    使用道具 举报

    Rank: 7Rank: 7Rank: 7
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
    2012-1-23 13:06:52
  • 签到天数: 76 天

    [LV.6]常住居民II

    鲜花
    1207 朵
    在线时间
    235 小时
    注册时间
    2009-8-13
    最后登录
    2012-10-16
    文采
    1195 点
    逝言币
    3465 两
    帖子
    1186
    精华
    2
    威望
    1609 点
    UID
    506
    发表于 2009-10-30 21:46:49 |显示全部楼层
    嘻嘻,我都好久米写了~就盼着你的了~~O(∩_∩)O~
    我想你,但是不想见你。

    使用道具 举报

    Rank: 6Rank: 6

    该用户从未签到

    鲜花
    72 朵
    在线时间
    27 小时
    注册时间
    2009-10-22
    最后登录
    2010-4-20
    文采
    78 点
    逝言币
    757 两
    帖子
    72
    精华
    0
    威望
    618 点
    UID
    654
    发表于 2009-11-3 20:28:34 |显示全部楼层
    惭愧啊~~~~~
    都是写文的
    年龄大的人
    笔风就是比较成熟
    看看我的
    幼稚啊~~~~~
    何时羽化登仙,脱离红尘

    使用道具 举报

    总版主

    电影人

    Rank: 8Rank: 8
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    无聊
    2011-10-1 00:00:16
  • 签到天数: 52 天

    [LV.5]常住居民I

    鲜花
    2910 朵
    在线时间
    576 小时
    注册时间
    2008-7-20
    最后登录
    2017-2-23
    文采
    3059 点
    逝言币
    5846 两
    帖子
    2915
    精华
    29
    威望
    3000 点
    UID
    18
    发表于 2009-11-4 00:41:48 |显示全部楼层
    静下心来细细读了一遍…现在也只有这样的深夜足以读这样安静秀丽的文章…
    Just a woman.

    使用道具 举报

    Rank: 6Rank: 6
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    郁闷
    2011-11-14 12:48:03
  • 签到天数: 13 天

    [LV.3]偶尔看看II

    鲜花
    121 朵
    在线时间
    44 小时
    注册时间
    2009-10-22
    最后登录
    2012-6-5
    文采
    114 点
    逝言币
    1557 两
    帖子
    113
    精华
    2
    威望
    1246 点
    UID
    655
    发表于 2009-11-4 21:26:00 |显示全部楼层

    RE: 【长篇小说】《寒婵凄切》连载中~~(更新至4)

    本帖最后由 以何 于 2011-10-22 15:23 编辑

    【三】解药
    明月如霜,好风如水,清景无限。然今夜的燕子楼,气氛却有些怪异。

    燕子楼的演奏台上,乐师们从容淡定地演奏着自己的曲目,台下的宾客静静地聆听着,茶香缭绕。然而,静谧之中又有几分急躁,因为他们也在等待,等待楼主亲自演奏新曲《清弦怨》。每一支萧绮和栀婵合作之曲,都会成为经典,这些乐迷们当然期待经典早些到来。

    在这些宾客中,落座贵宾席的那位锦衣男子很难让人忽视,身边立着四个护卫,一看便知是高手。从男子的面容来看,已过不惑之年。他是钱闽,当朝宰相,喜听曲,好女色。

    而燕子楼顶,正潜伏着一个不速之客……

    凌子寒今晚没有再落座最后一排,而是坐在第一排。抚摸着清霜剑的剑柄,他的嘴角不禁扬起一丝浅笑。今晚,会很有趣。
    幕帘轻掀,栀婵终于抱着她的涧素出现在演奏台,款步行礼,然后轻盈入座。依然是一身素衣,薄施粉黛,然而栀子般的白玉簪在绾起的青丝上显得异常灵动。琴弦轻抚,潺缓宛转如流水,悠扬飘忽似浮云,《清弦怨》的旋律缓缓流出,冷了弦,也冻了宾客的心。凌子寒听着曲,眉头逐渐紧锁,感叹着果然是好曲,像他这样不怎么精通音乐的人都能听得如此动情。不过,屋顶上那位,想来是快按捺不住了吧!

    果然,一道黑影从窗口传入,说时迟那时快,一柄长剑如闪电般刺向钱相爷方向。四个护卫也并非鼠类,其中两个把剑劫住,另两个则悉心掩护钱相爷离开。场下一片骚乱,大家都纷纷起身,涌向门口。似乎没有人再关心《清弦怨》的旋律依旧在平静地继续,除了凌子寒。从搏杀开始到现在,他都注视着这个弹琴的女子,淡漠如她。此女,绝非等闲。

    黑衣人眼见斗护卫不过,剑锋斗转,剑气直逼台上抚琴的女子。只见女子静默如初,该死,那个女人——
    凌子寒还是忍不住出手,清霜出鞘,白光一闪,眨眼之功,黑衣人脖颈化出一条血线,倒地身亡。

    最后一个音律收起,女子缓缓起身,然后径自走到凌子寒面前,行礼道,多谢公子搭救。

    凌子寒将剑快速插入剑鞘,搭救不敢当,不过像姑娘这样淡定的女子倒是少有!

    “公子见笑了,栀婵不是蒙公子救下了吗?可有兴趣去小轩饮茶,就当叩谢公子救命之恩。”

    “能与姑娘共饮,是在下的荣幸。”

    刚走上演奏台,栀婵就已发现凌子寒的特别。因为凡进入燕子楼,闻到魅栀子香味的人,心智都会被她所控制,她发现那位白衣男子例外。魅栀子是师父研制的一种奇毒,要用至恨之人的血来灌溉,这种花四季开放,香味比一般栀子花要淡。闻到这种香味的人,只要不被那个至恨之人施法,就和常人无异,且不会对健康有所损益。不过她从不轻易施法,因为如果一旦被察觉就会前功尽弃,师父所说的大事也会付诸东流。但是那个白衣男子却丝毫不受影响,所以栀婵临时决定利用黑衣人,来试探一下他。

    来到栀婵轩,主客纷纷入座,莺儿熟练地奉上两杯热气腾腾的贡眉茶。

    “栀婵不才,敢问公子大名?”

    “不就是这茶的主人!”

    栀婵眉头轻锁,想今儿遇上的尽是一个油嘴滑舌之人,正待解释,却又听见,“姑娘不要误会,在下确实是这贡眉茶的主人,绿茗居的凌子寒,正是在下。”

    栀婵浅笑,原来他就是凌子寒。想自己刚才的反应,不免脸颊一阵绯红。

    凌子寒看在眼里,却不挑明,“敢问姑娘这院里的栀子花,是何品种,为何四季开花,而且香气如此淡雅。”

    故作镇定,“怎么,公子也知道这种花?”

    “那倒没有,只是几年前也闻到过这种幽香,不过未见其花。”

    “公子确定闻到的是这种香味?”

    “当然,在下的嗅觉是很灵敏的,不然怎能分辨茶香,做绿茗居的主人。”

    这就奇了,难道?

    “姑娘还没告诉在下这花的来历呢?”

    “这花是家师蒙一花匠所赐,说是研制的新品种,叫魅栀子。公子若喜欢,可赠公子几盆,聊表谢意。”

    “如此,多谢姑娘割爱了。”


    “公子既是贡眉的真正主人,为何不见公子品尝?”

    “此茶甚淡,在下向来不喝的。”

    浅尝了一口贡眉,“是栀婵失礼,敢问公子所喜何茶,马上让莺儿泡来。”

    只见凌子寒从胸口拿出一包茶叶,道,这是檐茶,五年前在下新培植的,树小如栀子,冬生。味极苦,后劲很大。不想误人健康,所以属非卖品。

    栀婵接过茶,凑到鼻边闻了一下,突然恍然大悟。

    原来,檐茶,就是师父一直苦苦找寻的魅栀子解药。


    【四】离恨宫

    “心婵,快跑——快跑——”

    栀婵猛然惊醒,又梦到了八年前那个噩梦。漆黑的夜,娘亲在后边一直催自己快跑,接着一阵白光,娘亲口吐鲜血,然后把她拥在怀里。

    廖心婵,才是栀婵的真实姓名,前宰相廖敬亭千金。八年前,廖敬亭一家百十余口,一夜之间被灭门。

    那时候,栀婵才十岁,被已满身是血的娘亲护在怀里。栀婵看着他走近,看着他在娘亲的脖子上利索地划上一剑,看着他将剑指向自己,感觉凉凉的剑锋快要刺向自己的脖颈,突然——他收剑转身,凛然离开。其实,她真正看见的,只是一双冷如冰霜的眼睛。

    接着,师父出现了。她是离恨宫宫主,江湖上称其水冰燕。

    师父说,我还是来迟了。

    师父说,我是你父亲的一个故人。

    然后,她就被带到离恨宫,一个只有女人的地方。师父对她视如己出,教她琴棋书画,武功绝技。

    师父说,在这个世上谁都不可靠,只能靠自己。

    在栀婵十六岁时,水冰燕立栀婵为离恨宫少宫主,并暗自把魅栀子传授给她。

    师父说,魅栀子是为师多年研制而成的一种奇毒,用至恨之人的血灌溉而成,闻到这种香味的人的心智就会被这至恨之人控制。要想不被这个世界控制,就要首先控制这个世界。

    婵儿,你身负血海深仇,而且性格干脆果断,能行大事。为师将这一奇毒传授于你,也能助你速报家仇。

    燕子楼开张之日起,水冰燕的计划其实已经开始。


    “师姐,上次你私自动手,派杀手刺杀钱相爷一事已经被师傅知道了。师傅很生气,正在赶来的路上。”

    “兰儿,我并未私自动手,我是有原因的。”

    “有什么原因?“

    “我在试探钱贼身边人的实力如何,以便以后动手时更有把握。”

    “这点尚且讲得通,不过杀手为什么转而杀你?”

    “也许是因为没完成任务,怕我向他要回佣金吧。”

    “师姐你现在还有心思开玩笑,你为什么不反击,要不是凌公子出手,你——”

    “兰儿,我从不弹断章之曲,你是知道的!况且,即使凌子寒不出手,那杀手能动的了我吗?他的死,只是迟早而已。”


    说来也巧,水冰燕这时真的到了。她把许汀兰支开,栀婵轩就只剩下她和栀婵二人。

    “师父,是徒儿莽撞,徒儿只是想试一下钱贼的实力。”栀婵屈身行礼道。

    “这个为师知道,为师只想了解你和绿茗居的凌子寒是怎么回事?”

    栀婵想师父果然厉害,什么事都不能逃开她的法眼。于是,她把试探凌子寒的事情都一五一十地告诉了水冰燕。

    水冰燕听完后,眉头紧锁。然后说道,“真是机缘巧合啊,我这么多年我苦苦找寻的解药,尽被一个茶商无意间培植出来。凌子寒不能留!”

    “师父,但是他并不知情。而且,他与我们并无恩怨,我们不能滥杀无辜啊。”

    “做大事,要不拘小节,防微杜渐。”水冰燕冷笑道,“况且,你利用杀手试探凌子寒,不也是滥杀无辜吗?”

    “师父,这不同!”栀婵有点心虚了,想自己向来不是一个有优柔寡断之人,今天为了一个凌子寒,尽然这样不干脆。

    “那你说说,有什么不同?”

    “她是我的救命恩人。”

    “哼,救命恩人——”水冰燕顿了一下,接着说,“你有多大能耐我还不清楚,那个三流杀手能奈何的了你?总之,凌子寒非杀不可,这是命令!”

    “是,婵儿领命。”
    不是因为寂寞而写字,是因为写字而寂寞。

    使用道具 举报

   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入驻逝言

    手机版|Archiver|逝言 ( 浙ICP备08104168号 )  

    GMT+8, 2017-9-21 06:07 , Processed in 0.016172 second(s), 17 queries .

    Powered by Discuz! X2

    © 2001-2011 Comsenz Inc.

    回顶部